导演小策对话贾樟柯:短视频会打败电影吗?

《从朱一旦的枯燥生活》到《广场往事》系列,导演小策在 B 站收获了 286 万粉丝,也让很多人记住了他的名字。贾樟柯被誉为第六代导演中的翘楚,他用影像最真实、最深刻地反映着中国现实社会,当导演小策遇见导演贾樟柯,会发生什么?

导演小策是带着枪来的。只不过这把枪,是虚晃一枪。

在和贾樟柯的对谈中,小策以开玩笑的形式提出了一个特别的设想,短视频和电影就像是《让子弹飞》里的黄四郎和百姓,而手机就像是张麻子的枪,张一鸣的团队创建了短视频平台,就像是张麻子把枪发给了百姓,这两者此消彼长,都会侵吞用户为对方付出的时间。

看似玩笑,其实这里面是小策作为一个短视频时代的创作者,对于电影这种艺术的担忧。

这种担忧宁浩和贾樟柯肯定也都思考过,所以他们才在疫情期间拍了《地球最后的导演》,而且特地选择在平遥电影节的露天广场上放映,就是为了贾樟柯导演口中的”聚众观影的仪式感“。

只不过当前人类已经进入后疫情时代,也许这种仪式感也在发生着变化。不说投影在家中变得触手可得,媒介娱乐方式媒体影响舆论广度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而短视频时代也已经对创作者产生了自己的影响,曾经全网刷屏的导演张大鹏的短片《谁是佩琪》里,就借鉴了短视频的剪辑和叙事节奏。

徐峥的《囧妈》开启了电影在短视频平台首映的先河。越来越多的电影选择在流媒体平台上映,弱化或者放弃了线下观影的机会。

唯一不变的共同点应该还是在于传达的内容上,到底是输出了何种的情感、思想、观点、角度、智慧或者仅仅是技巧和机智。

而贾樟柯导演,也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样,充满了学院派的清高自傲。

可以说,贾樟柯是国内最早关注短片,扶持短片导演的那批大佬之一。

甚至贾樟柯,才是最早探索着想要解决小策问出来的那个问题的人。

我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贾樟柯导演做的短片首映项目”柯首映“。简单说就是贾樟柯亲自带队,实打实地花真金白银从全球各个电影节买来版权,在中国做首映并举办短片竞赛。在 2016 年,那个 V 电影和开眼视频这种盗版和搬运海外视频起家的 APP 大行其道的时间点,这个项目对于版权的尊重,可以说是无出其右。

“柯首映”用三天时间来介绍一部获奖短片,试图在新媒体平台重塑电影的仪式感,用贾樟柯导演的话来说就是:“用短片和时代交手,击向这个沉闷的、喋喋不休的世界。”

当时的 First 电影节刚刚崭露头角,刚刚开辟了短片竞赛单元,和这个项目算是竞品。但可惜的是,公司整体方向出现了问题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这个项目上线之后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,只做了一年就黄了。这才有了后来的平遥国际电影节。

但从那个时候就能够看出来,贾导确实是有一些想要推动中国乃至世界电影行业交流、扶持新导演的初心的,甚至还想着把观影的仪式感,搬到新媒体平台上,只不过很可惜,短片和新媒体时代第一次交手,以失败告终。

而下一次交手何时到来,又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,我们拭目以待。

而导演小策对电影的热爱,其实是从一而终的。

我是小策铁粉,从朱一旦刚刚在抖音发三条视频的时候就开始关注了,其实当时这种以王家卫式的旁白+小资配乐+搞笑剧情形式的账号已经有好几个了,最早应该是美男子顾北、美少女小惠这类博主在做。但小策的独到之处,在于他在表面形式之外,用扎实的内容,塑造出了一个特别生动的枯燥有钱老板形象,直到过年期间厚积薄发的《一块劳力士的回家路》直接封神,一切水到渠成,足以说明他的人物塑造和讲故事的能力。

可以说,国内任何导演都没有短视频时代成长起来的小策,进步的迅速。通过一个又一个视频的更新,观众的反馈和建议,再加上自身的才华,我们可以肉眼可见的看见小策的进步。从最早的拿着手机拍摄,到后来逐渐换用相机,从 1 分钟的短视频到 30 分钟的短片,团队中逐渐加入了录音师、作品里的灯光也有了讲究。

他用平衡车+稳定器来代替滑轨,用单反相机的慢门来营造出王家卫胶片电影抽帧的效果,在有限的成本里甚至做到了一些电影化的表达。这种低成本奔赴热爱的行为,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自己用钢筋焊摇臂拍摄电影长片《莫小白的水怪日记》的卢正雨。

如果你看过小策之前发布过的一些创作花絮和他的短视频课程,你会发现他早就熟稔悉德·菲尔德的《剧本写作基础》,甚至对广告恰饭也有自己的一套成熟的创作理论。

当贾樟柯对小策讲述特吕弗和戈达尔创作理念的不同之处,科普从《水浇园丁》到《火车大劫案》电影从街边杂耍到第七大艺术的变迁时,可能很多学过编导或者导演的学生都会会心一笑,仿佛回到了大学时期的世界电影史课堂。也有人从中看出,贾樟柯和小策两个人对电影的理解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但其实小策的观影量,其实并不比一些科班毕业的少。

从作品里的密集的影视梗就能看出来,从杜琪峰的《黑金》到美剧动画片《瑞克和莫蒂》,小策不但大量观影,而且紧跟时代。他之前的片子里也不止一次地致敬过贾樟柯,比如《深夜火锅》最后的那段蹦迪,颇有融合了王家卫和贾樟柯两种风格的感觉。

最后,从这次对谈中能看出来,导演小策和贾樟柯导演的追求,其实并不太一样。

小策喜欢的是周星驰电影、崇拜拍出了《中国合伙人》的陈可辛,拍出了《让子弹飞》的姜文,还有拍出了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康洪雷,都是能够讲好故事兼顾口碑和大众喜好的商业片导演。

贾樟柯更关注的是电影本体、作者叙事这类更电影的东西。贾樟柯的电影风格,师承自意大利现实主义,他从《偷自行车的人》里学到了用纪实性的影像去表达生活中的诗意,所以他看到小策那些非常接地气的拍摄场景的时候,会夸奖空间做的不错。(其实以小策的制片成本,可能就是直接在鹅姨家找了个屋子就地开拍的。 )

但贾导作为大佬太久,一年有三个季节游走在各类电影节和大佬们的社交场合,早已没有了初期作品里那种来自底层的目光。近些年,他选用明星出演电影,不排斥商业化,拍广告和短片,口碑却两极分化严重,对于电影,贾樟柯亦有自己的路要走。

他们二人的对话,更像是文艺片和商业片的一次对谈。有各自的困惑,也有对彼此的尊重和认同。

最近刚好看了好几个导演选拔真人秀,特别期待能够在下一季《开拍吧电影》上,看到导演小策的身影。

导演小策肯定会拍长片的,只是需要再给他一些时间。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BOSS直聘立场。
本文系 BOSS直聘「有了」社区签约作者原创内容,未经账号授权,禁止随意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