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上海,工作和生活会怎样?

“逃离上海。”

近段时间,工作、生活在上海的年轻人,不断在微博、脉脉、小红书等社交平台讨论着疫情结束后的去向。

或许导火索是疫情,但难以企及的房价,难以负荷的工作压力和难以抵达的生活,早已为离开埋下了种子。

二、三线城市,向年轻人敞开了怀抱。

湖南某智慧城市运营服务公司 CEO 岑今告诉职场 Bonus,目前长沙市的新基建和智慧城市项目大都优先一线城市大企业,以项目换产业落地,吸引企业入驻,人才回流。目前,第一批落地的企业已经到了兑现岗位的时候。

2017-2018 年以来,全国 100 多个城市先后出台人才新政,“抢人大战”由一二线城市开始,陆续深入三四线城市,人才政策正在不断加码,南京出台“宁聚计划”,武汉发布“留汉九条”,成都提出“蓉漂计划”,长沙推出“人才新政 22 条”……

上海的“难”与二线的“暖”推拉着尚未定居的年轻人,让他们在这个关系生活幸福的重大决定中渴望又忧虑。

本期职人群像,我们访谈了四位离开上海,回到二线城市工作或创业的年轻人,了解回到二线城市的他们,是否有了满意的事业发展,是否过上了理想的生活。

01 躺在床上就能打卡,生活舒适到无懈可击

岑今 31 岁 湖南某智慧城市运营服务公司 CEO

2011~2013 年是留给 90 后草根创业者唯一的蓝海窗口期,我赶上了。

2011 年,我加入上海某广告公司的时候,除了一起合作业务的独立市场团队,公司只有 3 个人,老板、技术总监和销售,办公室 200 平,还在装桌椅,每个月给我 1500 块实习工资。我当时住在闵行区,每天往返通勤 4 个多小时,大部分时间就在公司凑合睡了,半年后才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,夜以继日地投入工作,只有春节才休息几天。

伴随着公司业务的井喷,我以极快的成长速度,成为了上海新媒体和营销圈最年轻的乙方公司策划总监。

虽然在上海创业、工作的时间只有两年,但确实给我的事业发展带来了决定性的影响,为我的眼界思维、工作方式奠定了基础。后来只要是经我手办的事情,所有的文件、程序都会非常规范,如果出现争议,我们这边都找不出任何漏洞。

2013 年,团队就公司的全新构架产生分歧,矛盾激化,不欢而散,我离开了公司。那时候年轻气盛,虽然收到了很多大厂的工作邀请,还是一气之下离开了上海。

回到老家湖南,我在衡阳注册了工作室,面向全国做广告业务。当时做得好的项目在上海都有很多人模仿,我心想,回到湖南,岂不是降维打击?

没想到没了竞争对手,也没了环境。

湖南的客户很难找,而且很多客户没预算,有预算也不愿意花,有时候策划都做完了,客户还舍不得付钱。有一次,给一家酒业做全案,他们只付了媒介成本,其他费用拿价值 300-400 万的酒抵了,我不同意就拿不到钱。他们的酒不是一线品牌,不保值,我卖得很辛苦。后来不止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,我就学聪明了,不收广告费,收销售提成,结果好多了。

湖南的应酬要比上海多,我现在都不能适应,回来以后的创业基本都是和本地有一定基础的搭档合作,他们负责商务,我负责创意和运营。

广告工作室做了一年多,业务以 To B 为主,没有之前在上海给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品牌做 To C 广告那么有成就感,心理落差大,又跑到重庆和朋友做了些别的生意。

2015 年,我再次回到沙。加入朋友在长沙的双创和智慧城市类创业,在这两个有红利的领域不断扩展业务,直到今天。

image.png
2017 年在长沙(受访者

现在,我不仅有了自己的事业,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;父母在身边,公司在家的隔壁,躺在床上就能打卡,中午可以回家吃饭。公司和家旁边就是长沙市的生态示范区梅溪湖,生活真的舒适到无懈可击。

唯一的不满足是:我还年轻,不想就这么安逸下去。我在策划下一次创业,但把家庭资金和自己做了严格分离,因为知道创业是一件多么高风险的事情。

我也不鼓励年轻人创业,特别是一毕业就创业。在我们的双创平台上,企业的存活率是千分之一,而且近几年,大环境更不景气。但在有了一定积累,并且明确了自己目标的前提下,选择长沙这样的二线城市,创业更有成本优势。

02 远程兼职养爱好,当下的生活比钱重要

Tsuki 28 岁 数字游民、扬州古着店老板

我拍过王家卫的电影,和梁朝伟搭过戏。

高中毕业,我通过单招考上了中国民航,因长辈反对,空姐梦碎。从小叛逆的性格让我想要逃离,去远方闯荡,于是只身来到了上海。大学开始,尝试体验了很多种社会身份:野生模特、模特经纪、绘画老师、家庭教师、广告创意人……这些坎坷的经历让我的成长尤为迅猛,也让我后续在行业内有了一定的积累。

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一家 MCN 公司。创业团队小,职务很多元。从策划到提案、执行到对接,都要自己去做。我很喜欢尝试新的东西,接纳新的事物,所以上手很快。一年后,经过 1 轮方案笔试和 5 轮面试,我进了 WPP 集团旗下的一家 4A 广告公司,做了 AM(客户经理),拿到了一万二的薪资。大概一年左右,我又去了李佳琦所在的美 ONE。

性格原因,我一直不太会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,也不愿意将自己置身于不堪的处境。愈发觉得自己不适合职场。加上工作强度很大,尤其是 2019 年底那两个月,负责一个很大的国际跨界合作项目,经常熬夜到凌晨,身体严重超负荷,所以就离职回家(扬州)休息了,想多陪陪家人,顺便养养身体。

没想到遭遇了第一次疫情爆发。在家待了很久,干脆看起了扬州的工作机会。看了几家 MCN,最后机缘巧合进了扬州当地一家很出名的修脚品牌旗下的广告公司,做市场经理。

待了大半年多,心理落差很大。一方面工资缩水大半,另一方面,我在上海积累的新兴理念和职业技能完全派不上任何用场。公司觉得大城市广告公司那些高逼格的创意点在扬州并不适用,也没有那么多的预算可以给到。坚持了半年,实在熬不住,就主动离开了。

出来后,我开始着手创业。以前在上海,业余生活就喜欢听听 live、看看展、逛逛古着店。回来扬州后发现一家古着店都没有,就想自己开一家。去年一月,把店正式开了起来,选址在扬州市中心。很多扬州本地的 95 后、00 后都特别喜欢来玩,游客也喜欢进来看看,老客们逐渐成为了常客,又转而变成了熟识的朋友。扬州的古着风潮发展了起来,没多久便陆续新增了几家,只是风格、定位不同。

去年年底,因为疫情,扬州封城,店铺被迫关门两个月;没多久又遇上道路整改,半开半关又是两个月。对于初创业的我来说打击甚大,加之当中出现了一些变故,焦虑和压力更重。好在我自愈能力强,经过几个月的状态调整和准备,我在更繁华的商业街旁重新开了家店,最近刚正式营业。从装修、布置到选品,一切都根据自己的喜好来。店里还备了很多酒,喜欢喝酒的朋友们,下午经常来玩儿。一起喝酒、聊天、听音乐,特别舒服。

image.png
(受访者供图)

现在店铺离回本还很遥远,开店的资金和生活开支,用的都是之前的积蓄,和现在远程兼职的收入。我在线上对接一些上海的客户和朋友,给他们提供演员、模特资源,运营品牌,并接一些策划案。固定合作的情况下,收入还算可观,虽然不可避免有空窗期,但我也不在乎能挣多少钱。

疫情让我更加体会到世事无常。我觉得珍惜当下,每天活得有意义一点,就行了。

现在,我每天上午写写方案,午饭后到店里拍拍上新、得空了更新一下自媒体平台,晚上 7、8 点下班,要是有朋友来玩儿,会稍微晚些。过段时间,等新店逐渐步入正轨,手上多点空余时间了,准备去试驾一下摩托车,先考个证。

03 二线城市工作更难,但我还是更开心

潇潇 27 岁 南京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

我学会计出身,很喜欢做审计,所以 2018 年大学毕业进了上海一家中型所工作,第一年薪资 6000 多,第二年 7000-8000,工作强度很高,每天加班到 10 点多,基本没有自己的生活。加上不太欣赏当时的老板,就离职了。因为没有想过要在上海结婚生子,决定不如早点回江苏。

回到南京,考研、考 CPA 证/税务师证、考公我都想过。时间紧张,研究生没考上,证书到手了,我想找工作或许比考公容易,结果发现,实际情况很差,机会很少。

本来要找财务或者内审的岗位,期待工作强度会低一些,朝九晚五、双休,可以多陪陪家人——是我想多了,南京的财务基本都是大小周。内审会好一点,但工作机会少,要求高,只有大型企业才有。

财务和内审的工资偏低,审计可以有比较稳定的增长。所以我还是拿了一家南京本地八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 offer。

在这儿工作了七个多月,直接进了医院。最后两个月一天都没有休息,每天从早上 8 点工作到晚上 10 点半以后。最后一周,我连续五天熬到两点。好不容易项目结束,领导想让我去下一个项目,我已经心脏不舒服了,就先去医院检查了一下,发现心脏早搏很厉害,在医生的建议下住院手术了。住院期间,我收到了此前面试的一家“四大”的 offer,出院休息了半个月就入职了。

从原来上海的中型所到本地“八大”,再到现在的“四大”,其实我的工作平台一直在变大,但我发现,二线城市的所比一线所更累,因为二线所的人员少、预算紧、业务质量差一些,我们不得不压缩时间、增加强度来解决。

收入上,二线所对比上海,一般是打八折到九折。今年南京很多所已经调到跟上海一样了。但南京衣食住行的支出,跟上海也差不多。我现在为了减少通勤时间,没在家里陪爸妈,自己在外面租房住,每个月租金 2000 左右。

工作方面,我感觉跟在上海也差不多。只是因为平台的变化和工作年限的增加,收入有了一点增长。忙的时候到手 13k 到 15k,不忙的时候 9k 到 10k。身边的同事比之前年轻一些,氛围很好。

虽然工作还是很忙,也没住在家里,但在自己长大的城市里,就是感觉亲切许多。我比之前更愿意出门,去见朋友,或只是逛逛。

04 取舍之前,我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

楠楠 29 岁 长沙公立学校心理老师


每当谈到我从上海回长沙当心理老师的经历,课堂上都会引发一阵骚动。在十六、七岁的少年们心中,只有上海这样繁华的大都市,才能承载那些宏大的梦想吧。

我曾经也是他们中的一员。

本科毕业进入上海的外贸企业,在写字楼里工作。然而体验过才发现,光鲜亮丽的背后,没有生活,每天六、七点下班,回到家八点多,吃完饭九点,这样的快节奏既不健康,也不是我想要的。工作的第二年,我选择跨专业考研,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心理学,并在毕业后进入了上海的公立学校做心理老师。

这所学校设立时间不长,只有我一个心理老师。我要构建整个学期的教学方案,负责两个年级的课程,承担课后服务,一周有三、四节课,还要兼顾德育处的工作任务。心理课没有课本,作为新老师,我也没有教案积累,一切都得从头开始。白天在学校的时间被各种行政会议占据,晚上回家用自己的时间备课,每天睁眼就是工作。

老师这个职业,每个城市都需要。我很想回家。回长沙也是做一样的工作,但是可以离父母近一点。我跟丈夫都是独生子女,以后总要考虑父母养老的事情。况且我们考虑买房生小孩了,在上海压力太大。很多朋友认为上海的教育资源更好,但作为老师,我觉得家庭教育更重要。在长沙,我能给小孩提供更好的环境。

去年年底,我通过了长沙一所学校的心理老师招聘考试和面试,今年一月底正式回长沙。目前一个学校大概需要两位心理老师,工作机会不多。今年招了,明年就不需要了。且每次招聘的报录比大概在 60:1,我研究生毕业那年其实就回去考过,考得不错,拿到职位的却是其他人。

现在我在长沙工作了两个月,平均一周六节课,整体工作强度不算大。除了做教研、给需要的老师和同学做一下咨询,还承担一部分教务工作。每天五、六点下班后就过自己的生活:跟家人闲聊、散散步,然后做一点自己爱好的事,运动一下,早点睡觉,是我很喜欢的节奏。

image.png
(受访者供图)

薪资福利方面,长沙学校跟上海差不太多(上海本来就是老师工资的洼地)。专业方面,我在上海确实学习到一些系统性的经验,但并不适用于所有学校,实施起来也需要校方支持,不是我一个新人老师努力就能实现的。

城市的选择对于我,是一个取舍的过程。如果只关注不好的方面,就会觉得现在一个人住学校宿舍,工作环境跟以前比差了太多,还要做行政打杂的工作,我回来是何必呢?但我更在意的是,我的生活节奏更慢了,陪伴家人的时间更多了。

回到课堂上,我给少年们的回答是,每个人的选择都会受到自身价值观排序的影响。对于现阶段的我而言,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,陪伴家人,更重要。

(为保护受访者信息,本文中岑今、Tsuki、潇潇和楠楠均为化名。)

栏目初见

职人群像栏目的初衷,是让平凡人一起讲述不凡故事,传递行业心得。标签背后的职场多样人群,是趋势造就的职场新物种,也是时代走过留下的脚印。让我们跨越行业和标签,找到真实工作日常背后的共鸣。
image.png

|廖丽君

编辑|陈桐

封图提供|视觉中国

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,别忘记评论、点赞、Get!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BOSS直聘立场。
本文系 BOSS直聘「有了」社区签约作者原创内容,未经账号授权,禁止随意转载。